2014年4月23日 星期三

妙喻!

 1、油條:不受煎熬,不會成熟;總受煎熬,會成為老油條。
>
> 2、麵包:渺小時,比較充實;偉大後,覺得空虛。
>
> 3、拉麵:想成功,得有人拉一把。
>
> 4、餃子:臉皮不能太厚。
>
> 5、啤酒:別急,總有讓你冒泡的時候。
>
> 6、蟹:一輩子只能紅極一時。
>
> 7、豆腐:關鍵階段,需要點化。
>
> 8、窩頭:還是留個心眼好。
>
> 9、蜘蛛:能坐享其成,靠的就是那張關係網。
>
> 10、蝦:大紅之日,便是大悲之時。
>
> 11、天平:誰多給一點,就偏向誰。
>
> 12、瀑布:因居高臨下,才口若懸河。
>
> 13 、鋸子:伶牙俐齒,專做離間行為。
>
> 14、氣球:只要被人一吹,便飄飄然了。
>
> 15、鐘錶:可以回到起點,卻已不是昨天。
>
> 16、核桃:沒有華麗的外表,卻有充實的大腦。
>
> 17、指南針:思想穩定,東西再好也不被誘惑。
>
> 18、花瓶:外表再漂亮,也掩不住內心的空虛。
>
> 19、樹葉:得勢時趾高氣揚,失意時威風掃地。
>
> 20、歷史的標點全是問號,歷史的幕後全是驚嘆號。

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焦点对话:服贸争议,台湾人在争什么?

一群老人的實在話

一群老人的實在話
Mary Liao
看看做個參考就好 
一群老人的實在話,自求多福!
有一個自己的窩,
不到死千萬別丟!
有一份自己的工資,自己做主!
有一個老伴,好好相伴!
有一個身體,自己保重!
有一個好的心態,自己快樂!
老了,我們已經老了!
只不過我們現在身體還好,
頭腦清醒,
所以還沒有「老」的緊迫感。
老了,指望誰!
要分幾個階段,幾種情況來談。
第一種情況,
退休以後六十歲到七十歲,
身體比較好,條件也許可。
喜歡吃就吃一點,
喜歡穿就穿一點,
喜歡玩就玩一點。
不要再刻薄自己,這種時日不多了,要把握住。
錢把住一些,
房留住一點,
把自己的後路退路都安排好。
不要出現了突然狀況一切全亂。
孩子經濟好是孩子的,
孩子孝順是孩子的好品質。
我們不拒絕他們的資助,
不拒絕他們的孝敬。
但還是要立足依靠自己,
安排好自己為好,
這樣只會錦上添花不會被動難受。
第二種情況,
七十歲過了沒災沒病的,
生活還能自理,
這沒有太大的問題,但要知道這是真老了,
慢慢地體力精力都會不行的,
反應也會越來越差,
吃飯要慢——防噎,
走路要慢——防跌。
不能再逞強,要照顧自己啦!
不要再去管這管那,管兒管女,有的還去管第三代,管了一輩子,該自私一點,管管自己啦!
一切都要悠著點,有條件的就用個人,幫助打掃打掃衛生,
買買菜做個飯,
洗洗弄弄也就那麼點事。
把自己的健康的狀態保持得儘量的長一點。
給自己能夠自主生活的時間儘量的長一些,不求人的日子總好過。
第三種情況,
身體不好了,要求人啦!
這一定要有所準備,
絕大多數人都逃不過這一關。
心情要調整好,要適應。
這和退休調整心態是一回事,
從一種生活方式轉變為另一種生活方式。沒辦法的生老病死人生常態坦然對待。
這是人生最後一段沒有什麼好怕,早有準備就不會太難過。
或是進養老院,
或是用人居家養老,量力而行,
酌情而辦,總會有辦法,
原則就是不要磨子女,
給子女心理,家務,
包括經濟添加沉重的負擔。
自己多克服一些,我們這一代人什麼苦什麼難都經過,相信我們人生最後的旅程也會坦然度過。
第四種情況,自己頭腦清醒,
身體疾病纏身無法治癒生活品質極差時,
要敢於面對死亡自我決斷,
堅決不要家人再搶救,
不要親友無謂的浪費。
如果是痛苦不堪、毫無尊嚴而言的話,要堅決選擇離開。
這就是我的「老了」的思想和物質準備,指望誰?
自己,自己,還是自己。

2014年3月15日 星期六

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46歲,今年我退休!

46歲,今年我退休!
2014/02/18 14:48

農曆年前在路上巧遇了前主管,也就是<商業周刊>執行長王文靜,她問我近來過得如何?
我說:"今年我視為退休元年,從今以後,將要以退休的心態來好好活著!"
今年我才46歲,談退休似乎早了一點。但人生如此短暫,不早點退休,要為人作嫁到何時呢?
前老闆聽了我這樣說,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但因為她急著要去開會,沒時間細談,我也無法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
過了一個年,我更加肯定今年應該好好規劃為退休元年,因為,身邊的人,有人病了,有人走了,更有人在職場上陷入中年失意的困境,甚至有人只是為了飯碗而不得不在職場苟活。
想一想,何不以退休的心態來好好活著呢?
退休,不是閒閒在家沒事做。很多人誤解了"退休"的定義,以為就是從職場離開後,再也不用工作了。
我因為當自由業也快十年了,很清楚工作未必要在職場,離開職場也不代表不需工作。所謂退休的定義,應該是不再為錢工作,而可以為興趣、喜好與樂趣去活著,而活著仍是要動、要工作與打拼,不代表無所事事的。
當我開始決定退休後,我發現,接案工作的心情變得很輕鬆了,有案子就接,沒案子也不會想汲汲營營去經營;想做的事情就去做,而不再會抱著得失之心去患得患失。
至於原本就已經從事的公益活動,更加會以樂趣而非事業的心態來加以看待,處之更為坦然、舒適,而不會有太多伎求之心了。
人生能活得如此自在,不就是拜退休所賜嗎?
退休,不代表不工作,而是以一種更淡然、恬適與輕鬆的心態來工作。在金錢收入方面,有則取之,無則泰然,人生再也不想在金錢上奔波、勞碌了。
因為實驗了近兩個月,覺得效用奇佳無比,因此特別分享給更多上班族朋友,可以考慮 用一種退休的心情去上班,把上班當成一種志工樂趣,老闆有肯定、有加薪,算自己賺到;老闆沒肯定、沒升遷,也不會虧到。用這樣一種無得無失的心去工作,相 信年過中年或近於中年的你,應該會更坦然地去看待人生下半場在職場上的生活。
換個角度說,現在是高齡化社會,很多過去55歲、60歲就可退休的人,都將退休年齡延長到65或70歲。若果如此,以平均餘命80歲來看,人生能享受退休之樂豈不只有15到10年之間。為五斗米折腰三、四十年,只換來十年含飴弄孫之樂,豈不哀哉?
更何況,習慣做牛做馬、為人作嫁了那麼久,非三、五年或更長之功,不足以改變職場上的奴性。等到學會退休後好好一個人過生活了,生命就將油盡燈枯了,這不是更可悲嗎?
照此而言,如果懂得46歲就以退休的心情來工作,不管是有上班,或者沒上班;有收入,或者沒收入,都好好認真地過好退休後的每一天,這樣我還有35年的退休人生可活,不是可喜又可賀之事嗎?
八、九年前,我開始辭掉體制內工作,專心寫書、寫部落格時,就決定從此以後,再也不為他人工作了,而只為自己生活。
如今,我再上一層樓,決定連事業打拼之心都放掉,只專心為興趣、為理念、為美好的人生與社會去工作,再也不想為錢奔波、煩惱了。
此今以後,工作不再為績效或功利的目的,而將只為樂趣、為適性、為理念、為提升自己與他人而工作,這真是人生一件太美好的事情了。
46歲,我退休了!
我沒想出國、沒想度假、沒想在家睡到自然醒,而想好好活著,好好讓人生的下半場活在自在工作、歡喜適性的狀態上,開心迎接還活著的每一天!
歡迎你也和我一樣,加入退休一族~~
王志鈞

2013/02/18

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去印度才領悟,其實人生不用那麼急

林懷民:去印度才領悟,其實人生不用那麼急

我年輕的時候讀過一本書,叫《悉達多》,另一個名字叫《流浪者之歌》,作者是德國文學家赫爾曼‧黑塞。悉達多是佛陀的名字,但這本書講的不是佛陀的故事,它講一個婆羅門的年輕人,養尊處優,長大後他出家了,學了所有的法門,但他覺得學這麼多法門沒有用。於是,他離開了他的師父,回到城市裡。
在城市,他學了做生意,做得很成功,又遇到了一個城裡最紅最美的妓女。但他還是不滿足,覺得這些事情都是錯的,於是離開自己美麗的家,來到河邊,河上有一個舟子,你跟他說什麼,他都笑一笑不說話。在河邊,他聽到河裡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在對他說話,高興的、悲傷的,人世的百態都在說話。於是,他決定要做一個划船的人,做舟子的助手。後來,很多人都來找他們,來看他們的微笑、他們的緘默。
1994年,我帶著這本書去了印度,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去菩提迦耶。當時我在新加坡演出,看到報紙上有一則廣告,上面寫著「印度,它是聖土」。然後,我就抵死要去了。
剛去印度,是一個很恐怖的經驗,和以前的旅行完全不一樣。因為所有的生老病死都在街上發生,印度的古跡非常漂亮,但街上有很多乞丐,很多窮人。剛開始不知道怎麼辦,面對這麼多伸出手的人,每一天都是很大的煎熬。這是對你良心很大的挑戰,一個很大的考驗。我們都覺得自己是好人,是人道主義者,有悲憫的心,但問題來了,你要給多少錢,要給多少人。我每天在那種狀況下,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有一天,我在火車站,突然跑來一個小孩,五六歲,髒髒的,還拖著一個兩三歲不太會走路的小孩,他一直扯著我的褲子喊擦鞋。我穿著運動鞋,根本不用擦,但也沒辦法,只好說好,他就蹲下來給我擦鞋。我很不舒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擦完後,他只要很少的錢,我給了他10塊錢,告訴他不用找了。當時,那個小孩抬起頭,看著我,像太陽一樣笑起來,一直跟我說謝謝。我看著他拖著弟弟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對我笑,然後,就站在火車站哭了起來。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解放。
印度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印度人幾乎跟所有的動物生活在一起,他們和自然完全和平共處。有時場景非常神奇,比如你會在夕陽下的貧民窟,看到孔雀路過,然後就在街上開屏了;你在火車站,就看到牛跑到了月臺上。看到這些,會覺得很感動。
在印度,火車如果晚點6小時,那是正常情況,晚點13小時才算晚了。不過,印度的火車比起印度的飛機,算是太準時了。剛去印度的時候,我會很生氣,老是去催去問,火車到底什麼時候才來,每個人告訴你的都不一樣。但去了一段時間後,我就安穩下來。從那天開始,我覺得印度的火車一定會來,飛機也一定會來,我們幹嗎這麼急呢?人生可以不必那麼急。所以,我在印度的月臺上讀了很多很多書。
這是印度教我的第一件事。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繁忙的時代,總是塞車,總是一天到晚急得不得了,我們要效率、要利潤。但其實我們不用那麼急。
坐著火車,我去了一個城市,叫瓦拉那西,那裡是印度教的聖地,在恒河邊,很多孤苦無依的人都要去那裡,爬都要爬著去,因此,那裡每天都有很多人,乞丐和生病的人最多。每天都可以看到,人們在河邊把屍體火化了,將骨灰撒到河裡,而過了兩百米,又有很多人在河裡洗澡,喝河水,因為是聖水。
在河邊,我看到這一切嚇壞了,水是黑色的,很髒。河上有船,信徒們將花朵和蠟燭撒在河裡,花朵、蠟燭都在水上漂著,漂著漂著就漂來一具燒了一半的屍體。當時,太陽非常大,我站在河邊,過了很久,感到非常非常開心,非常感動,眼前的恒河就像媽媽一樣,養生送死,生死是這樣自然,通通在一起,想想這何嘗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這一切是在我們的文化、我們的世界裡看不到的。我們的文化逃避了死亡,掩飾了死亡,生病和死亡我們是藏起來的,等到真的死了,我們又會把它美化。
我特別感動,感到它幾乎改變了我的一輩子。人本來就是這麼簡單,我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枯有榮,春夏秋冬、四季輪迴,然後人走了,回到水裡。
離開菩提迦耶之後,我想我的人生改變了。第一個收穫是不著急,第二個收穫是沒有什麼叫作成敗(真的是:是非成敗轉頭空)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的舞蹈分享給更多人,盡我最大的力氣去分享。在人類歷史上,實現財富的均分是很難的,但我想,至少精神的均分應該可以吧。所以,我回家之後,像做夢一樣,就編了《流浪者之歌》這支舞蹈中很安靜的一部分。
(三三/摘自《文苑》2013年第11期,圖/童玲)